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执行 >> 执行风采

老吴的司法“三十六计”

江西南昌东湖区人民法院刑庭庭长吴卫兵的故事

签发日期:2017年12月26日 15:59     编辑:黄婉琼    
来源:中国江西网    

  2017年9月的一天早晨,天高云淡,空气清新,迎面吹来的风里夹杂了一丝秋意。

  时近9时,伴随着清晨温暖的阳光,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办公大楼内,法官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叮铃铃,叮铃铃。”7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正在埋首看案卷的中年男子被猛地吓了一跳。

  “吴庭长,有个80多岁的老人家说要跳楼,你快下来一下。”接起电话,书记员小张火急火燎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张口中的吴庭长,就是东湖区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刑事审判庭庭长吴卫兵,人称“救火队长”老吴。中等身材,国字脸的他留着三七开的短发,露出宽阔的额头,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智慧的目光从镜片后穿透过来,不怒自威。将近知天命年龄的他每天依然精神抖擞,笑起来眼睛却倏然间眯成一条月牙似的弯缝,爽朗的笑声能穿透整个走廊。

  围魏救赵将心比心

  挂了电话,平常总是不紧不慢的老吴赶忙冲下了楼。

  二楼门廊处已经围满了人,站在外圈的人正努力踮起脚伸着脖子往里面看。老吴用力拨开人群,挤进去一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正趴在栏杆上嚷嚷着要往下跳。主审法官被十几名当事人家属堵在中间,忙于解释,显得很是焦虑。

  “我是刑庭庭长吴卫兵,你们有什么事?”见此,老吴立即表明身份。

  一听是领导来了,本来站在二楼栏杆处说要跳楼的潘奶奶颤巍巍地走过来,一把攥住老吴的袖子,其余围在边上的家属一下涌过来将老吴团团围住。

  “还有天理不,我孙子只是个开车的,工地上出了事,不是应该抓老板吗?”潘奶奶质问。

  “法院不能欺负老百姓吧?”“你们怎么还不放人?”“法官要帮我们老百姓申冤啊!”……围在边上的家属你一言我一语地帮腔。

  看了一下围在身边的当事人,老吴眯了眯眼睛,这个80多岁的老人应该最有话语权。“老人家,您今年80几了啊?看着跟我妈妈一样大。”

  “我83了。”

  “哦,那您气色看着挺好,您看,这也没地方坐,有什么事我们上去说吧。”最后,老吴搀着潘奶奶,带着另外推选出来的两位家属代表进入接待室。

  “我孙子只是打工的,凭啥抓他,你们赶紧把我孙子放出来。”一落座,潘奶奶便气呼呼地说。

  “对,对,你们不都开完庭了吗?赶紧放人。”两名家属代表也随声附和。

  “放谁啊?你们总得要我知道什么事吧?”老吴两手一摊,显得有些无奈。

  通过潘奶奶的叙述,老吴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老人家的孙子小潘在一个工地上开挖掘机,在一次操作中不小心撞死了一位工友,小潘因重大责任事故罪被抓。小潘的家人有些不理解,小潘只是开车的,出事故也不是故意的,要抓也应抓老板,并且拒绝赔钱给死者家属。

  “老人家,您的心情我理解,您先喝口水,听我给您慢慢分析道理。”知道了事情原委的老吴开始掰起了手指头。

  “第一,咱从法律说,车是小潘开的,人也是小潘撞的,虽然他不是故意的,但是法律上,他就是要承担责任。这就跟开车在大马路上不小心撞死了人会构成交通肇事罪是一个道理。”

  “第二,人家工地老板只是雇小潘过来干活的,他没有命令小潘违反规定操作挖掘机,也没有故意让人撞上去,没有证据证明人家犯了罪。”

  “第三,咱再从情理说,小潘顶多只是坐几年牢,几年后就出来了,人家是一条生命没有了,小潘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直接放出来呢?咱将心比心,哪个轻哪个重?”

  一席话说完,潘奶奶没再吭声。

  “你们放心,法院肯定会公正判决,你们回去后跟对方家里人联系下,积极赔钱,这样对大家都好。”见此,老吴也给小潘的家属吃了颗定心丸。

  做通了思想工作后,老吴又扶着老人将她送到楼下。

  “百善孝为先,老人都这么大年纪了,应该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的,你们还把老人折腾到法院来,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你们上哪儿买后悔药去。”临走时,老吴对小潘家属语重心长地说道。看着跟自己妈妈年纪差不多大的老人家,老吴有些心疼,这个年纪本应该颐养天年的。

  “孩子出事,有点着急了,以后不会的。”小潘的家属讪讪地说。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2008年,为有效打击网络违法犯罪,东湖法院筹备成立网络法庭,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了网上的热议。作为外界盛传的“中国第一网络审判法庭”,庭长的人选一直困扰着院领导。

  经过再三讨论,时任民三庭庭长的老吴作为“救火队长”出动。

  一边是领导的殷殷重托,一边是网民持续的话题关注,在被确定担任网络审判法庭庭长的当天,从不失眠的老吴彻夜难眠。

  第二天,顶着熊猫眼上班的老吴开始了学习之路。南昌的书店资料有限,老吴便利用节假日,去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购买关于电子商务的书籍资料进行研读,并虚心向高校教授、同行等请教。

  在充满不安又夹杂着期待的情绪中,老吴很快就接到第一案,网游玩家小邓状告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要求赔偿损失8万元。

  小邓在家里上网玩《热血传奇》时,通过盛大公司提供的交易平台,向一位网游玩家支付了950个传奇元宝(价值人民币987元)购买了一件游戏装备——屠龙刀。第二天,小邓发现自己购买的这把屠龙刀不翼而飞。随后他致电盛大网络服务热线询问此事,得知他买的这把屠龙刀被怀疑是赃物而被盛大公司收缴。此后,小邓一再敦促盛大公司返还屠龙刀,均无结果。

  玩家和游戏公司存不存在合同关系?游戏币是花钱购买还是作为任务奖励?游戏公司提供游戏时有哪些权利和义务?带着问题,老吴下班后找来儿子帮他当“翻译”,开始笨手笨脚地打起了游戏。

  接连学习了几个晚上后,老吴觉得踏实了,于是便通知双方前来调解。

  “玩游戏的时候我们公司就跟你签了合同,根据公安机关的协查函冻结涉嫌盗窃的账号或者装备是合同赋予我们的权利。”盛大公司的法务振振有词地说道。

  “我的装备是在你们提供的正规平台上购买的,我没办法鉴别装备是否为赃物。即便是你们收回了游戏装备也应该把元宝退还并赔偿损失。”小邓据理力争。

  “冻结屠龙刀后,对你玩游戏没有实质性影响,也就是没有给你造成损失,我们不同意赔偿。”

  “传奇我玩了4年多,前后投入的钱大概有10万多元,你们滥用权利,导致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再玩这个游戏了,你得赔偿我的投入。”

  双方在庭上直接嚷嚷了起来,嗓门越来越大。

  “咳,咳。”坐在审判席上的老吴清了清嗓子,双方的注意力成功被吸引了过来。“你们的观点我已经听清楚了,现在我们依法分析分析”。

  “想要玩《热血传奇》,不签署你们提供的格式合同是没办法开始的。格式合同并不是所有的内容都当然有效。”

  “根据合同,玩家的账号或者装备被盗报案后,你们可以根据公安机关的协查函冻结或者封存该账号或者装备,但是本案中你们冻结在先,公安机关的协查函出具在后,你们程序履行上有瑕疵。”

  “元宝虽然是游戏币,属于虚拟财产,但是它与现实社会的货币可以产生交易关联,一个元宝约等于一元多钱。上面的几点有异议吗?”面对老吴一连串抛出的几个观点,盛大公司的法务默默地摇了摇头。

  “你也玩了4年多的传奇了,一把屠龙刀的价格大概是多少?”看见盛大的法务不再说话,老吴调整了下坐姿,转向小邓。

  “2000个元宝左右吧。”小邓有点不自在地握了握手中的笔。

  “你知道这个游戏中装备或者账号有可能被盗取吧?”老吴继续发问。

  “知道。”

  “你购买屠龙刀只花了900多个元宝,有没有觉得对方行为不太合常理?”

  “没有,愿意卖多少是他的事。”小邓的声音越来越低。

  在老吴接二连三的发问后,双方再次沟通起来就变得轻松了很多。最终在老吴的主持下,小邓和盛大公司达成和解,盛大公司付给小邓30000个元宝(虚拟货币),以及游戏装备裁决和屠龙刀各一把。小邓放弃其他诉讼请求,并自愿承担诉讼费用。

  反客为主先行先试

  2014年,南昌市委政法委将东湖法院确立为南昌市轻微刑案快速审理机制四个试点法院之一,为了确保试点工作取得成效,老吴同审判团队多次召开讨论会,翻阅国内外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等相关资料,研讨轻案快审模式。

  “老吴啊,你这个改法行不行啊?没有人这么做过啊。”

  “别人都做过了我再做不就是无用功了。”面对周围的质疑声,老吴一句,“就这么干”。

  一个多月后,试点工作迎来市委政法委和全市其他兄弟法院的“检阅”。

  当天安排了4起案件一起合并审理,看着整个庭审流程衔接畅通、有条不紊,坐在旁听席上的老吴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并案审理可以减少审判环节,节约诉讼资源,实现快审,这一探索很有意义。”

  “庭审创新模式很好,思路清晰、效率高、节奏快。”

  庭审结束后,对老吴的大胆革新,很多法院给出了好评。

  改革完庭审后,老吴又对裁判文书进行大刀阔斧的精简,相较于传统的判决书,老吴在判决书中略去了“案件由来”, “经审理查明”只用一句话表述犯罪构成事实,“本院认为”重点列举量刑情节,不再展开赘述,同时制作判决书模板,保留每一类犯罪判决书的相同内容,将不同内容部分用空格标注。

  老吴的大胆尝试引来了一部分质疑声,但是他顶住压力,继续推行改革,最终精简后的裁判文书与同年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轻微刑案裁判文书征求意见稿中的式样不谋而合。

  老吴改革创新的步伐并没有就此止步,远程视频提审、刑事速裁、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等改革都有老吴的身影。在随后的几年里,老吴大力推行的繁简分流工作最终在面对全院收案数井喷式增长时交出了满意的成绩单。2016年,东湖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12319件,同比上升32%,审结11438件(含旧存),同比上升54.4%,收结案数首次双双破万件,其中刑事案件收案954件1120人,审结972件1095人。年底,老吴被评为全省优秀法官,所在的刑庭被评为全区基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

  群策群力团队协作

  “吴博士,这份判决书您帮我再看看吧。”在单位,年轻的同事都喜欢叫老吴“吴博士”。

  “我的‘吴博士’其实应该是‘无博士’,我先后考了两次博士,笔试都过了,但是可能跟导师缘分不够,我都没上成。”提起自己的这个称号,有些“心虚”的老吴哈哈大笑。

  但在同事眼里,老吴却是名副其实的博士。老吴工作后通过了律师执业资格考试,取得了法律硕士学位,参加并通过了两次博士研究生考试初试,自学了心理学的相关知识。

  同事们都觉得,工作中遇到了难题,找“吴博士”,准没错。

  “我觉得你这个判决书逻辑还要再缜密一些……”这不看不打紧,一看老吴就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

  “这已经是修改的第十几个版本了吧?我是不是太啰嗦了,要不你还是别拿给我看了。”看着要拿回去再重新修改判决书的小黄,老吴有些不好意思。

  “别,别,吴博士,您鉴定完了,我发出去才放心。”拿过自己的判决书,小黄乐呵呵地走了。

  庭里几乎每个法官都经历过小黄的“遭遇”,从最开始的十几二十遍到后来的两三遍,慢慢地,大家返工修改的次数越来越少。

  除了校准判决书,热心的老吴还经常帮团队成员出谋划策。几年前,庭里的年轻法官小罗碰到了一个棘手的案件,一名护士在医院的换鞋区拿走了另一名同事的包,案件起诉到法院后,被告人称是同事把包遗忘在了换鞋区,该区域是公共区域,自己最初只是准备代为保管,因此应是侵占罪,不构成盗窃罪。

  对于到底是盗窃罪还是侵占罪,合议庭在评议时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小罗便带着问题前来请教老吴。

  “这个案件关键在于换鞋区是公共区域还是私人区域,如果是公共区域,那么包有可能是遗忘物,但是如果是私人区域,那么财物就没有脱离所有人的控制,不属于遗忘物。”老吴一针见血指出关键所在。

  “你可以去趟医院,就以患者的身份,看能不能随便进出那个换鞋区。”对于怎么甄别该区域的属性,老吴心生一计。

  按照老吴的办法,小罗实地察看后,发现上述区域只能由医院的护士出入。最终合议庭认定应以盗窃罪定罪处罚被告人。

  对于疑难复杂的案件,老吴还会不定期组织大家召开专业法官会议,让法官各抒己见,在讨论中共同学习。同时老吴将每个星期一固定为晨会日,学习最新的司法解释、指导案例等。

  “一个人把案件办好并不能说明什么,一个团队把案件办好才是真正的为老百姓办了实事。”对于自己有些苛刻的工作方式,老吴道出原委。


专题
专题